子孑子孑

【盾铁/Stony】Each Other (1)

  从来如此。
  男人双手支在身侧,头微微向后仰,夜风吹起没有定型的卷发,他无所事事般晃荡着双腿,脚下是灯火繁华的曼哈顿。
  他嗅到了很多气息,浮华的渺远的,旋转升腾,一与空气相接,就噼里啪啦地发出火花,在没人知道的地方湮没。他时会觉得自己被这些火光所触及,在某个喧闹的夜晚,燃为灰烬。会吗?
  怎么会呢?男孩永远来得悄无声息。白嫩的手亲昵地搭上他的肩膀,软糯的嗓音像是化开的奶油。你向来无畏啊。话语三分宠溺如情人,嘴唇红润却也菲薄。
  你需要它们,不是吗?男孩自说自话,他学着男人,在月影下荡着双腿,短短的腿显得稚气十足。
  风越来越凉了,当冷风灌进男人的衣领,他估摸到时间,十二点多了。
  风力四级。男人在心底暗道。脚步声由远而近了,紧跟着的是明晃晃的白光。
  “托尼——”
  当他听到这个名字时,手指几乎是抽搐了一下。
  走啊。男孩好整以暇,偏过头,眼睛微微眯起,于是那张孩童般的脸上出现了与他年龄十分违和的讥讽。
  当手电筒的光打到托尼脸上时,他手完全攥紧了,肌肉紧绷着,可身体却不住地往后。
  难道你在这儿吹了几小时冷风不是为了等他吗?男孩笑笑,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映出的是五彩的灯光,把他眼底的情绪完全遮挡起来。
  你走。
  “托尼——”史蒂夫又急急的喊了一声。深夜、天台、市区,这些东西不知什么时候一齐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中。
  但是,至少,你还没有把它们搞砸。
  史蒂夫在离托尼三步远的地方停下了,不是说此刻他有多么无措,仅仅因为,这一年,他碰到过太多次这个场景了。
  “关掉。”托尼这次没有想象中的暴跳如雷,他的声音平稳,带着点沙哑。他没有挪动半分,就保持着那个让人看了心惊肉跳的姿势。
  去啊。男孩催促着,带着点莫名的兴奋。
  滚。托尼冷冷地吐出字词。
  好吧。男孩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快,他眨眨眼,纵身一跃,小小的身影很快被黑夜吞没。
  “走吧,很晚了……”史蒂夫见托尼没有什么大动作,于是小心翼翼地靠近。
  “我说关掉!”冷风引起的不适和男孩离去带来的不快,令托尼终于爆发出来。但当他吼完这句话,却手上一个推力,似乎要跳下去。这个动作令史蒂夫吓坏了,他把手电筒扔在了一边,急切地上前一把按住托尼的肩膀。
  “没事的,没事的……”他在托尼耳畔不住地重复这几个词,直到手下的躯体慢慢平静。
  托尼不说话。他也不记得了,似乎从很久以前开始,他所能掌握的语言只剩下了怒吼。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着,汗水游走在皮肤下,他觉得很烦,他想要一把推开这个半抱着自己的男人,但他又太累了,所以最后他任由史蒂夫半拖半抱地把自己带离了天台。
  走到那扇掉漆的小门前时,史蒂夫忽的想起手电筒,但看看托尼不耐的表情,他暗暗叹了口气,径直离开了。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