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孑子孑

【迹忍】我们都是好孩子3(老司机的小电瓶说翻就翻)

  3.
  忍足是很有职业道德的。
  ——在满足了他自己的需要后。
  迹部能够闻到身侧那人渐渐变浓的信息素,一点一点的,是一股很淡的花香,但足以撩拨beta和omega的心神。
  抬头确认门已经锁上,迹部也不客气,几近是直接把忍足摁在门板上,门上起起伏伏的花纹硌得忍足很不爽。
  「我平衡不好。」意思是大爷你最好悠着点把我弄床上去否则到时我摔您身上坏了情  趣。
  当然也可能是忍足觉得对着那面镜子慎得慌。
  「废话真多……本大爷臂力好。」迹部照着忍足脖子左侧就啃了下去,他没有打算咬右边——那边可以临时标记omega,他不愿自己或是忍足被误解什么。
  于是忍足不再吱声,两手环上迹部后颈,他碰到那略软的发丝,像是觉着蛮好玩,用手来回的摩挲,「你头发真好——」他的声音低沉且略显嘶哑,在此刻说出,几乎有着催  情  剂的效果。
  两人都有些把持不住,忍足还算矜持,把迹部衬衣的扣子一颗一颗地解了,倒是迹部,来了兴致,扯坏了忍足衣上的几颗装饰扣。
  「我说、大爷您真得悠着点啊,我这衣服怎么说也是钱买的……」忍足有些气喘,明明是埋怨的语气,却硬是被他说出了千般滋味万种风情来。
  「怎么?」缘着忍足的蝴蝶骨往下,迹部把头贴在忍足肩上,这样,他清楚地看见忍足泛红的耳根,「担心本大爷不给小费?」别以为只有你才会撩人!迹部贴着忍足耳垂缓缓吐出这句话,开玩笑,他大爷又不是初入风月场,怎么可能被一个omega调戏?
  「呵呵……」忍足趁迹部不注意,一把将人按到地上,俯视着迹部的脸庞,眼神渐渐停留在刚才他种上去的几点红痕,很满意的笑了。
  忍足裤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胯骨上,迹部看见深刻的人鱼线,手便也直接伸过去扒拉裤子。
  「哟,」不一会儿,迹部调笑道,「居然会穿四角裤——」声音绵长话里有话。
  「啧,我没落魄到那种地步吧……」忍足嘟嚷一句,他跨坐在迹部腰上,能够感到那个地方的胀大,于是——在迹部身上啃得更欢了,手也不老实地往下面摸。
  「靠!」猝不及防被咬了个机灵,迹部平生第一次感到自己定力如此之差,一下把忍足掀翻在身下,满意地看着忍足脸上的红潮。
  房间里渐渐被信息素的味道填满,迹部在床头柜一阵乱翻,找到了东西。
  除了正常的TT 、ky,这家酒店居然还提供了低温蜡烛、细绳一类的东西……
  ——不愧是备受追捧酒店啊。
  忍足打了个激灵,看到迹部翻出那一堆东西,他就知道今晚不会那么好过了,连忙投去一个哀求的眼神。
  迹部自然看见了,但随即附身低语,「侑士,你不知道omega的这种反应只会适得其反吗?」这人是真愣了还是装的?
  

       那里紧致又潮湿,一开始还有些抗拒,但几次抽      插后,便欢快地吞吐起来,时不时一阵紧缩,把小迹部伺候得舒舒服服。
  「嗯——」忍足无意识地发出一声低喘,眼角生生被逼出了泪水,搂着迹部的手也有些无力。
  「怎么?受不住?」迹部自认为还是蛮关心床  伴的身心,减慢了速度问道,顺便腾出一只手抹掉那滴眼泪。
  忍足拼命摇头,将自己与迹部又贴得紧了些,大口大口喘气,「别、别…继续…」他语无伦次,但身下的反应却合了迹部的意——他在求索,求索更多。
  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日醒来约莫七八点钟的样子,忍足身上遍布青青紫紫的痕迹,昨晚他和迹部玩到很晚,最后几乎是求饶一般才得到释 放。
  身边没有人,环顾一下四周,自己的衣物被叠的整整齐齐,想必迹部已经走了。他便扶着腰下床,一件一件地把衣服套好。
  ——怎么总觉得是纯情少年和爱人疯狂一夜后被抛弃了一样?
  想到这,忍足自己也不禁笑起来,自己真的是,想太多了……
  很平静地出了酒店,不出意外地接受了不少人目光的洗礼,毕竟他脖子上的吻痕实在太显眼。
  —tbc—
果然太高估自己的能力……这么渣,估计度受都没胃口吞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