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孑子孑

【迹忍】我们都是好孩子2

  2
  怪人。
  ——这是迹部第一个能想到用来评价忍足的词。
  「你对每个人都是这样?」迹部看忍足稍微缓过气来,一只手靠着眼睛,似是抹眼泪。
  「哈——」忍足不愿回答,岔开话题,「走吧,请我去吃点东西。」
  迹部皱眉,这都大晚上的了,忍足又是干这一行业的,居然还敢吃东西,「你不怕长胖?」
  「有什么嘛,」忍足大大咧咧地拉起迹部的手就往外走,「人嘛,总得先自己享受,有余力才会去管别人的享受喽。」他说的轻佻,迹部只看见五光十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和侧脸上,好像一个滑稽的小丑。
  坐在车上,迹部开了暖气,忍足对此似乎不太喜欢,念念不舍地看着合的严严实实的窗户。
  「怎么,热?」 迹部麻利地倒车,把车开上大路。
  「并不是,只是……」忍足安分地绑好安全带,转头时嘴角带笑,话只说了一半就止住。
  迹部最不爽的就是这种风格怪异的人,因为你永远也猜不到下一秒这人会说出或干出什么惊为天人的事来。
  冷风灌入车内,忍足趁这大好的风势,也不管什么交通事故,一把扯过迹部的衣领,照着那菲薄的两片淡粉就亲了下去。
  迹部惊得一个急刹车,险险拐到路边,忍不住朝忍足大喝,「你疯了?!本大爷要是没有停下来,咱俩就一起去找上帝了!」
  忍足不作辩驳,陷在座椅里,仿佛受了什么委屈般。
  暗笑一声忍足的软弱,到底只是个omega,再怎么特立独行,还不是照样任凭alpha摆布。
  但还是重新发动车子,走回大路上。难得找到个这般特别的人,迹部有一种把忍足折磨 哭的冲动。
 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,刚巧可以看见忍足俊秀的侧脸,大半隐在黑暗中,只有那细长的凤眼,尽管眼睑低垂,心不在焉,但就是能让人感到一股魅惑……
  ——没救了……
  如果不是开着车,迹部真想一头磕到方向盘上。
  「迹部?」看到前面的红灯,而车丝毫没有减速,忍足不住出声唤身边的人,「你生气了?」他特意放低声音,听起来就像是顺从一般。
  「哈?」本大爷为何要为一个疯子气闷……
  
  看到路旁一家金碧辉煌的酒店,迹部停了车,准备享受今晚。
  「咳,迹部,我似乎和你说过,」忍足跟着他走到一半便不愿再走,「我很饿。」
  拿这人没辙,迹部几乎是抓着忍足的手随便进了一家快餐店,颇有些不耐烦。
  忍足倒是不介意,流利地要了一份中号的薯条,还有一杯西米露。
  挑了个 靠窗的位置,忍足很是惬意,「迹部你真会挑,我找过好多快餐店,差不多都没有西米露。」
  迹部只是笑笑,并未多言。他从小含着金汤勺出生,这种「平民食物」虽不是没吃过,但终究是不喜。不过也知像忍足这类人,大概儿时皆是过的苦日子,便也收敛了脸上的不屑。
  一顿饭吃了又是差不多半小时,忍足没怎么吃薯条,捧着杯西米露喝了半天。
  —tbc—
  饱暖思淫欲~接下来就是你们期待的拉灯了~告诉我,你们是不是很、开、心!!
  
  
  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