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孑子孑

【AO】穷人【1】

-已完结,不用担心掉坑里面去了啦ԅ(¯ㅂ¯ԅ)
-这来源于不知道什么时候讨论到的,如果侑士是一个穷人,景少是富家子弟……然后我就丧病地写了四千多字,三天放完_(:з」∠)_

【1】
  这里是位于市区最阴暗处的贫民窟,肮脏、贫穷几乎是它的代名词。
  一个金发的小人儿有些不安地走在曲曲折折的小巷里,避开那些水坑,一张小脸上满是厌恶与不耐烦。小孩穿的很考究,衣服可以看出来是专门定做的,他与这阴森的地方格格不入,想必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走错了路,拐到了这里。
  他生得很俊,肤色白皙,眼睛是漂亮的湛蓝色,右眼角侑一颗泪痣,灿金的头发有些翘起,怎么看都是个混血儿,基因还特别优秀。尽管看上去只有九岁的光景,但也能看出未来的样子。
  一些在街边玩耍的女孩子直勾勾地盯着这个一身贵气的小少爷,脸不禁红起来。她们都是最底层的人们的孩子,很小就知道了那些禁忌的事情,思想也很成熟。
   俊美的小少爷名曰迹部景吾,在甩掉管家后跌跌撞撞地来到了这里。一走进来,他就闻到了一股臭水沟的味儿,里面还混杂的剩饭剩菜腐烂变质后独有的气味,这对于从小养尊处优的迹部小少爷是无法忍受的。他加快了脚步,试图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,哪想找错了方向,越绕越进去了。
  一路走来,街边的人们也愈发疯狂,开始只是破破烂烂的砖房,房前坐着衣衫褴褛的人,到后来,地上到处都是废弃的注射器,那些男人和女人毫不避讳,大肆地吸食毒(咳咳)品,男人光着膀子,而女人穿的很暴露,只遮住了关键部位,更有甚者,在街边就开始交(咳咳)欢。
  没人注意到这个孩子,迹部低着头,快速穿过这一段路,在这以前,他从来不敢想象,东京居然有如此堕落的地方,像个黑暗、深不见底的漩涡,人一不留神就会被吸进去。
  “哎哟!走路不看路啊!”一个童声在耳边响起,是很清澈的声音。迹部应声抬头,那个孩子看上去年龄和自己相仿,穿的虽然简朴,但十分干净,此刻他正一脸怒火地瞪着迹部,琥珀色的眼睛里仿佛有马上就要冒出来的火焰。
  迹部岂是会示弱的人,当即回瞪小男孩一眼,两人眼看就要打起来。
  “谦也!”一个同样还略显稚嫩的声音止住了男孩的动作。从那扇破旧的木门后走出一个男孩,一头蓝发,深邃的像一望无际的大海。他手上还拿着刚洗完准备晾起来的衣服,成熟得不符合他这个年龄。
  那个名叫谦也的男孩不甘地转头,“侑士,是他先撞的我诶。”一边说一边还不忘用手指着迹部鼻尖。
  从鼻子里发出一个不屑的音节,迹部一把打掉谦也的手,恶狠狠地道:“没人教你用手指人是不礼貌的行为吗?”
  蓝头发的男孩放下手中的衣服,挡在谦也面前,“抱歉,刚才谦也冲撞了你,但是,你先前也撞到了谦也,两人互相道个歉,不算过分吧。”说完便让出位置示意谦也给迹部道歉。
  “对不起。”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谦也还是乖乖照做,还鞠了一个躬。
  “啊?对不起,本大爷也有不对的地方。”迹部毕竟是从小接受严格的礼仪教育的人,见对方都道歉了,也就不再纠结,同样表示歉意,“不过本大爷还想请问一下,该怎么走出这里呢?”他说的很有礼貌,恢复了贵族风范。
  侑士想了想,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,便道:“喏,你从前面那条小巷子走出去,然后有一个垃圾场,走右边,会看到一根电线杆,然后拐左,一直直走,就是大道了,路上别和那些人说话,很危险。”
 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,乌云密布——马上就会有大雨了。“看样子你一时半会儿走不成了,如果不嫌弃,就到我家来坐坐吧。”
  迹部看天,的确大有暴雨倾盆的架势,便点了头,随侑士和谦也进去了。
  家里布置的很简单,连沙发都没有,取而代之的是几个小板凳,厨房和客厅何在一起——其实就是拿了一张较大的桌子,旁边放着煤气罐,桌子上有一个菜锅和一张裂了口的菜板,菜刀、筷子和勺子则是放在挂墙上的小篮子里。屋里没有铺地砖,但收拾的很整洁,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。
  迹部左看看右看看,就是不见一个大人,谦也不知什么时候回了房间,只有侑士和自己呆在小小的客厅。
  像是看穿了迹部的疑问,侑士笑得风轻云淡,“唔,我和谦也是孤儿呐。”他外表看不出一点悲伤,想必是接受这个事实很久了。
  外面雨点已经哗啦啦地如落地的玉珠便砸下来,只见忍足端了几个盆子出去,好一会儿才进来,身上还打湿了不少。
  “这是干嘛?”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迹部小少爷哪里知道忍足的用意,一脸的困惑。
  “接雨水呀。”侑士像是习以为常,“那样就可以少交点水费啦。”
  “……哦。”迹部的声音突然变得闷闷的,他从来不需要担心钱这种问题,花钱也大手大脚,今天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贫穷的人,他们甚至连一滴水也要节约。
  据说那天回去后,小少爷破天荒地没有嫌弃饭菜的味道,吃得干干净净。
  自此,那个叫侑士的男孩,在小迹部心里,就有了不可取代的地位。

评论(8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