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孑子孑

瞎写/风铃

  那串风铃碎了。

  迹部如此对自己说。

  它本就有好几道裂口,修修补补,正如年少时的两人分分合合,最后终是经不起破碎了。

  想来风铃本是被好生照管着的,好像那个冬天,那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,可还是为时已晚了。

  安息吧。

  迹部闭眼,时光倒转。

  还是冬天,哭声、吼声、自言自语回荡在耳边,那么不真实,好像经历过无数个世纪,过往是磨砺已久的刀刃,毫不留情地刺来。

  葬礼上,他还是那句“安息吧”,也不知是对谁说。


评论(4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