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孑子孑

【周江】看潮起潮落3

看潮起潮落3

 

-日常求扩列~企鹅913133436,人傻不高冷

 

 

 

——我们终将浑然难分。

 

 

“江哥,大喜事!”吴启被叫去跑腿,抱着四五瓶饮料,手上还提着满满一包零食,就是这样,他也努力地扭转脖子朝江波涛用近乎吼的方式讲他刚刚听到的消息。

 

“上班时间别这么没个正形。”江波涛笑骂,也不由得关注起吴启口中的“喜事”来,“怎么,杜明脱单了?”杜明追隔壁组一个叫唐柔的妹子追了半年多,闹得台里不少人将此当做笑谈,和他铁的同事也喜欢拿这来调侃杜明。

 

“NONONO,”吴启手里的饮料码到了他下巴,导致他只能滑稽的小幅度摆头做出否认的样子,“是皮皮你的,我下去买东西,恰好台里的大佬在聊天,我听到两句,说是中央台那边儿指名要你。”

 

 

江波涛很成功地把周泽楷“拐”到了他家,两个人愉快地分享了那半个西瓜。

 

“游戏?”食用完最后一口西瓜,周泽楷孩子气地舔舔嘴角,似乎对江波涛好感度增加了不少,看到艰难立在一堆杂物中的电脑,很自然的问。

 

刚吃完东西,血液都跑到胃部帮助消化去了,江波涛大脑呈放空状态,被这样一问,顺口就反问回去,“连连看?”

 

“…蜘蛛纸牌?”周泽楷也愣了,小心地开口。

 

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江波涛第一反应难得的不是尴尬,而是仰头倒在床上,把空调被往脸上一糊,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。周泽楷也跟着他笑,还是有点内敛的,不过可以看出他已经完全放松下来。

 

——天哪这个人笑起来怎么能这么好看!

 

脸还捂在被子里只留一道缝的江波涛立刻就沦陷了,他觉得自己一定红了脸,于是又把被子裹紧了点。

 

一股力试图把被子从他手里拖出来。

 

江波涛不情不愿地爬起来。

 

“闷。”周泽楷一脸严肃。

 

“这题,你选的?”江波涛拿着手上的单子问周泽楷,后者的脸上则是明晃晃地摆着“不用多说了就是这样”的表情。

 

“又是这种边缘题材,你不怕被腰斩?”江波涛细细地看了两眼题:w市大地震六年专访。“费时费力,估计拨下来的经费也没多少吧,够咱带个摄影吧。”他这话说的有些尖锐,但表达的意思却是同意。

 

“有。”周泽楷断了个句,这是有摄影的意思(但除了摄影也没别的),“你很好。”这句话说得就很模糊了,一下勾起了江波涛那点小心思。

 

是说我工作很出色吗?还是……江波涛不往下想了,就这样吧,他对自己说,有些感觉有就最好了。

 

次日下午,他们就坐上了去w市的飞机,他们俩再加个摄影,三个大老爷们霸占了一排座位。

 

几万米的高空,也没啥风景好看。摄影从包里摸出个熊猫眼罩,很快就睡着了。江波涛却不,他精神好得很,这会儿正拿个小本本写写画画。

 

周泽楷坐在中间,一时不知道做什么。百无聊赖的坐了五六分钟,他还是往江波涛身边凑了凑——这正合了江波涛心意,于是他勾画的更起劲了。

 

纸上的内容和这次采访无关,周泽楷盯着那堆幼稚得和旁边的字截然相反的图,良久才看懂江波涛应该是在画某部小说的关系图。

 

江波涛的外公是个书法家,因此他打小就写得一手端正的楷书,他又是个标准文科生,行书写起来也是美观大方。这无疑又为他拉了许多好感度。

 

“《极昼》?”

 

“嗯,”江波涛惊喜地抬头,“你也喜欢索大?”

 

周泽楷沉吟了一下,似乎在找合适的形容词,不过他很快对上江波涛的视线,一对眼眸黑亮黑亮的,声音都带上了几分兴奋,“死忠粉。”

 

江波涛也兴奋了,他们多了一个共同点,这不就意味着他勾搭人的机会又多了?!江波涛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。

 

“那,一叶的呢?”周泽楷又问,一脸期待。

 

“呃,一叶之秋?”江波涛记得自己听过这个名字,似乎是以杂文出名,但他平时也就看看悬疑(及爱情)小说,还真不熟悉,不过话绝对不能这么答,于是他换上一副歉意的笑容,“一直听好多人推荐呢,过两天就打算看。”

 

哦,江波涛,你给自己挖了好大一个坑。看着周泽楷那清澈的眼眸,江波涛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

—tbc—

 

叶神和喻总露个面,再过个几章就粉墨出场啦

 

今天总是不在状态......欢迎捉虫

 

 

评论

热度(10)